临海芽江新闻 文化 > 以《红高梁》震动文坛 莫言用灵性激活历史,弘扬民族精神
以《红高梁》震动文坛 莫言用灵性激活历史,弘扬民族精神
1986年,第三期《人民文学》杂志出版了作家莫言的中篇小说《红高粱》,震惊了整个文坛。这部小说以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壮怀激烈的民间抗日故事赞美了民族的荣誉感,弘扬了民族精神。事实上,《红高粱》的成功很大
2019-12-01 14:02:11
点击次数: 4114
字号:

1986年,第三期《人民文学》杂志出版了作家莫言的中篇小说《红高粱》,震惊了整个文坛。这部小说以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壮怀激烈的民间抗日故事赞美了民族的荣誉感,弘扬了民族精神。这部小说是强大生命力和令人敬畏的民族正义感的混合合唱。小说的主人公——“我的祖父”和“我的祖母”被这种蓬勃的生命力和自发的爱国热情所震撼和感动。《红高粱》以自由不羁的想象力、无拘无束的语言和奇异新奇的感觉,创造了莫言小说辉煌壮丽的世界,也使当代战争小说焕然一新。它不仅为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铺平了道路,而且在当代中国文坛上发挥了先锋作用。

莫言题写的“红高粱家族”的称号

1985年秋,开始崭露头角的莫言和当时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学习的几名学生一起去了北京西直门总管理处招待所参加军事小说座谈会。三个多月后,正是这个研讨会促使他写出了一部受欢迎的抗日小说。这是他早期的代表作《红高粱》。

这次题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四十周年”的军事小说座谈会与以前的座谈会略有不同。它不仅纪念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还旨在推动更多的军事文学创作大型作品。会上,一群老军旅作家对中国军旅文学创作的现状非常担忧。他们将苏联的战争文学与中国的作了比较,说虽然苏联的伟大卫国战争只持续了四年,但是反映伟大卫国战争的文学却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了,产生了五代描述伟大卫国战争的苏联作家。然而,中国有着28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历史,但战争文学并不多,像《战争与和平》、《静静的顿河》这样的文学经典也不多。然而,中国新军事作家面临着不经历战争的问题,这影响了军事文学创作的发展。

老军旅作家对约会经历的担忧不无道理,但莫言并不这样认为。“我当时说我们没有见过日本鬼子,但我们可以通过查找信息来解决。虽然我们没有亲自作战,但我们仍然有这样的间接经验。毕竟,我们是士兵,有军事演习。我没有亲手杀死敌人,但是任何见过杀猪杀鸡的人都可以移植到我们这里来。”一些老作家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这让年轻而富有的莫言屏住了呼吸。

莫言能很快创作出一部令老军旅作家信服的战争文学,这很容易归功于他的天才创造力。事实上,《红高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莫言的青年同事张时嘉在家乡提供的抗日战争资料。

《红高粱》发表于《人民文学》,1986年第3期

莫言在他的文章《红高粱与张时嘉》中首次披露了《红高粱》创作过程中的重要细节。1983年春节,莫言回到了他的家乡山东高密,看望亲戚朋友,和他的老同事张时嘉一起喝酒。张时嘉否认莫言以前的军事文学创作,“一点也不”,并质问莫言:“高密东北乡有这么多材料,你为什么不写,你必须写你不熟悉的东西?哪个岛,你去过哪个湖?”后来,他生动地向莫言讲述了“亲家庙大屠杀”的历史。张时嘉来自姻亲庙村。他的一个亲戚在大屠杀中受伤,他对事件了如指掌。“1938年3月中旬,游击队在孙家口村大桥埋了一个铁链铁耙,伏击了日本车队。在一场血战之后,39名日本人丧生,其中包括一名少将中川美男。几天后,日本军队来报复,但他们被指错了方向。他们没有包围孙家,而是包围了公婆庙,屠杀了100多名手无寸铁的平民。整个村庄几乎被夷为平地。”这一悲惨的抗日战争故事最初并没有引起莫言的创作兴趣,直到几年后他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录取参加“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四十周年”军事小说座谈会。这个故事突然触动了他的灵感时钟。

莫言对“战争感觉”的准确把握也帮助他完成了这项并非来自他自己战争经历的工作。莫言在1976年参军后没有机会去战场。他没有办法为战争气氛打下基础。然而,莫言记得他在黄县服役期间,在雾中进行目标检查时差点被误伤的经历。在射击场,他摔倒在斜坡上,擦身而过。“从这场雾中的拍摄经历,我进入了战争的感觉。因此,在《红高粱》中,第一笔是雾。

只要我们有战争的新材料和战争的感觉,莫言的《红高粱》仍然难以超越革命历史战争的“五大高峰”主题。“五座老山峰”是指古老的主题、古老的故事、古老的模型、古老的主题和古老的技术。在教条主义的影响下,军事文学创作一度呈现出历史战争题材单一、题材简单、艺术手法陈旧的趋势。《红高粱》的成功也得益于莫言对战争文学创作概念的重新理解。莫言发现,“文化大革命”前有大量关于战争的小说,但当时小说的目的是再现战争的过程,往往是从战前动员到战争胜利。衡量小说成功的标准通常是战争过程是否被生动再现。莫言意识到,如果新一代作家再这样写,他们肯定不能像经历过战争的老作家那样写,“即使他们写得和老作家一样好,也是毫无意义的。”他认为“战争不过是作家在写作时借用的一种环境,用来展示特定条件下人们感情的变化。”作者创造了一个战争环境,然后把人物放入实验中。这就是所谓的“人类灵魂实验室”,这是莫言对战争文学创作理念和手法的重新认识。

“那你可以打电话给张忠娥,帮我把手稿拿回来。你的态度必须明确!”

莫言对战争材料的提炼、对战争感觉的准确把握以及对战争文学概念的重新理解,使得这部小说的创作过程非常顺利,“我只花了一周的时间就写完了初稿,又花了一周的时间来复制和修正它。”这部小说在1985年底花了两周时间完成,本应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一直关注莫言创作的《人民文学》编辑朱伟在《红高粱》创作之初就与莫言订下了“订单”。然而,手稿在中途被《十月》编辑张忠娥意外“劫持”。

《红高粱家族》是以《红高粱》为首的系列小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于1987年5月出版。

朱伟和莫言之间的相识源于莫言的小说《透明胡萝卜》,出版于1985年第二期《中国作家》。朱伟读完之后非常喜欢它。到目前为止,它仍然被认为是莫言最好的中篇小说。因为这部小说,莫言收到了人民文学在1985年夏天举办的青年创作研讨会的邀请,朱伟和莫言在会上相遇。此后,朱伟开始给莫言选秀,“从1985年到1986年底,我骑凤凰牌自行车,所以我经常跑武术。莫言无疑是最重要的跟踪目标。他给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是《爆炸》《爆炸》发表在1985年第12期《人民文学》上。从这部中篇小说中,朱伟看到莫言在叙事中的“令人恐惧的发酵能力”,这也更加重视莫言的创作。

《爆炸》出版后,莫言和朱伟第一次谈到他在家乡高密创作一系列小说《红高粱家族》的想法:“高密家乡有太多精彩的强盗传说。高粱田为土匪的来去提供了极其便利的条件。”朱伟听后,对这个创作主题非常感兴趣,于是他提前“点了”莫言,并告诉他,“完成后请给我第一个。”鉴于20世纪80年代初各大编辑部之间频繁发生的抢稿事件,朱伟定期拜访莫言,但不敢过多询问莫言的写作进展。在访问莫言期间,他问自己是否写完了。莫言说他刚刚写完,但是手稿被十月份的编辑张忠娥拿走了。朱伟当场着急道:“我们已经事先约定好了,写完以后怎么给他?”莫言也很无奈:张忠和是文学评论家,十月杂志的创始人之一。他提出要读手稿,“当你坐在那里读完的时候,你必须拿着它”和“我真的不能帮助他成为这样一个好人”。朱伟当时很生气,对莫言说:“那你可以打电话给张忠娥,帮我把手稿拿回来。你的态度必须明确!”

朱伟又给张忠和打了电话,在电话里严厉地说:“老张,你是长辈。莫言同意把这份手稿交给人民文学。没有道德,你怎么能把它拿走?如果文学界是这样的,有什么信仰吗?你将立即把手稿还给我。”事后,朱伟表示,由于张忠业的宽宏大量,他没有在电话中与他争论。两天后,他收到了张忠业归还的手稿,《红高粱》终于在《人民文学》1986年第3期上成功出版。

这部小说就在春节前出版了。莫言在高密度假,收到了《人民文学》编辑的一封信。信中说,《红高粱》很受当时《人民文学》编辑王蒙的欢迎。

英语中的红高粱

《红高粱》凸显了民间抗日力量的蓬勃发展,作品中的人物表现出强烈的民族气节和民族精神。

《红高粱》讲述了高密东北乡的“祖父”余占鳌组织民间力量在孙家口村大桥架设伏击圈抗日的故事。莫言在小说中塑造了俞占鳌的形象,从“土匪头子”变成了“抗日英雄”。

“我爷爷”俞占鳌原本是轿夫。当他把新娘送到李在十八坡的家时,遇到了一个强盗。他勇敢地救了新娘戴凤莲,同时爱上了她。余占鳌和戴凤莲在高粱地里坠入爱河,使戴凤莲成为“我的祖母”。俞占鳌被生活所迫,经常在高粱地里杀人和买卖商品,成了土匪。然而,面对日本侵略者,余占鳌毫不犹豫地站在抵抗日本侵略者和实现民族荣誉感的一边:

余司令生气地骂了一句,“姐夫,你打着王大队的旗号也吓不到我。老子是这块地盘的王,吃了十年裂饼,还在乎王大爪子……”

冷支队长冷冷一笑,说道:“战敖兄弟,兄弟也是为你好,王旅长也是为你好。只要你把杆子拉过来,你就可以把它交给营长。枪是王准将付的,这比当土匪好。”

“谁是土匪?谁不是强盗?能够打败日本是中国的伟大英雄。老子去年摸了三个日本哨兵,得到了三把大礼帽枪。你的冷支队不是强盗。你杀了多少魔鬼?魔鬼一根头发也没拔。”

土匪的妻子戴凤莲也有着非常洪亮的英雄气概,主动高举民族荣誉感的旗帜:

冷支队长坐下,掏出一支烟点燃。

利用这个机会,我父亲举起手去了酒吧。奶奶接过罐子,脸色突然变了,狠狠地看了父亲一眼。奶奶把酒倒进三个碗里,每个碗都有尖锐的尖端。

奶奶说,“这酒里有罗汉叔叔的血。如果是男人,他会喝的。第二天他会一起打败魔鬼的车。然后你会有鸡走鸡路,狗跑狗路,井水不犯河水。”

奶奶拿起酒,大声喝了起来。

余司令拿起酒,倒在他的背上。

冷支队长接过酒,喝了半碗。放下碗,他说:“余司令,我弟弟不够强壮,不能喝酒。请离开!”

奶奶按下左轮手枪,问道:“你想打架吗?”

余司令不满地说:“别问他,他不会打架,老子会!”

冷处长说,“战斗”

1990年,莫言在写作。

在小说《红高粱》中,土匪“我的祖父”余占鳌和“我的祖母”戴凤莲成为抗日战争的骨干。余占鳌率领一支由20多名村民组成的民间抵抗力量,在清朝的入口处领导了一场悲壮的伏击,奋战到最后一刻:

太阳下山了。汽车被烧毁后,只剩下几个黑色框架,橡胶车轮发出的恶臭令人窒息。两辆没有着火的汽车一前一后堵住了桥。河水里充满了血一样的黑水,田野里充满了血一样的红高粱。

《红高粱》凸显了民间抗日力量的崛起。作品中的人物表现出强烈的民族完整性和民族精神,这在1985年前后民族主义的高涨中尤为引人注目。

这部小说象征着广大红高粱地里的人们如火如荼的旺盛生命力:

我住在这片土地上的村民们喜欢吃高粱,每年都种很多高粱。在八月下旬和秋天,无尽的高粱红色变成了海洋中的血海。高密高粱灿烂,高粱忧伤可爱,高粱爱情蠢蠢欲动。秋风萧瑟,阳光明媚。丰满的白云在蔚蓝的天空中游荡。白云丰满的紫色影子在高粱上滑动。几十年来,一队队深红色的人一直在高粱树上来回穿梭。

“我对某种艺术很满意,就像喝小说里写的高粱白酒一样,而且我喝得很好。”

《人民文学》中的《红高粱》出版后,《当代作家评论》在1986年第四期同时发表了四篇莫言作品的文章。当时,莫言的《透明萝卜》和《红高粱》成为热门话题。莫言从1984年的默默无闻上升到1985年初中篇小说《透明的胡萝卜》中的显赫地位,然后继续发挥他的力量。1985年,他出版了5部中篇小说、8部短篇小说和几篇散文。这一非凡的成就让文学界铭记莫言,也让莫言顺利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然而,1986年初《红高粱》的诞生和评论家们的共同关注,使得初出茅庐的文学新人莫言突然成为一个耀眼的人物。今年,有40多篇关于莫言的文章和近20篇关于《红高粱》的文章。

莫言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期间

评论员雷达阅读《红高粱》,并“经历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惊和惊奇:这种震惊是由流遍文章的滴血引起的,这是渗入肌肉的真实感觉。半个世纪前,莫言作品中的中国儿童颤抖着呐喊着,他们不仅是生物,而且是不朽的灵魂。

作家丛未夕在他的文章《五大老峰下的船上航行——读《红高粱》的思考》中认为莫言的新作《老主题下发展新思想》是革命历史战争主题下的一部潇洒的作品《突然荡着小船》。“我认为《红高粱》是强烈的民风和令人敬畏的国义的混合合唱,”李清泉在《赞美与不赞美:关于《红高粱》中称赞道。著名的“黄河合唱团”的一些部分和“红高粱”的一些部分可以在听觉和视觉上相互参照和反映。我对某种艺术很满意,就像喝小说里写的高粱白酒一样,而且我喝得很好。”

《红高粱》获得了文学评论家的一致好评。许多重量级评论家都写过文章来分析莫言的文本,如李书蕾的《风格与概念的解放——也谈《红高粱》,季洪珍的《忧郁的土地,不屈的精神——莫言的散文之一》,雷达的《灵魂与历史的灵魂的历史——论《红高粱》系列小说的艺术独创性》,陈思和的《情、狗、马有境界——莫言小说艺术的三大主题》,李洁飞的《精神分析》和《红高粱》的叙事结构等。这些评论文章全面评述了《红高粱》。《红高粱》的象征意义、生命意识和民族精神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甚至于占鳌在高粱酒中调皮撒尿和意外酿造好酒的细节在小说中也被津津有味地谈论着。

强烈的民族风格、自由奔放的生命力和高度的爱国热情结合在一起,制作了电影《红高粱》。

《红高粱》也让影视行业“虎视眈眈”它。1986年夏天,年轻导演张艺谋找到莫言,并提议将《红高粱》改编成电影。莫言、朱伟和陈建宇共同承担了电影剧本的改写工作。莫言非常信任张艺谋,“没有要求任何东西”。他认为给张艺谋小说文本是对他的小说最好的解释。

电影《红高粱》仍然让巩俐扮演戴凤莲。

《红高粱》剧本的改编与同名小说大不相同。首先,它反映在作品的叙事中。小说文本的叙述采用意识流和倒叙的双线结构:一方面讲述了“我祖父”俞司令带领村民在孙家口桥头堡用意识流伏击一辆日本车的故事;另一方面,它通过倒叙和倒叙讲述了“我祖父”和“我祖母”的爱情故事。最后,这两条线交织在一起,讲述了一个民间力量抗日的悲惨故事。电影剧本的叙事采用单线结构手法,清晰完整地讲述了“我祖父”和“我祖母”密谋在高粱地里打埋伏的故事,强化了人物性格和命运的内容,凸显了敢于爱、恨、生、死的人物自由的生活方式。其次,电影剧本删除了小说中两个角色的内容,副官和冷支队(Cold Detachment),把一个复杂的抗日战争故事变成了一个纯粹由人民自发组织的故事。此外,电影还增加了余占鳌的《肉店斗光头三炮》的情节,并两次加入了《狄俄尼索斯》的演唱,使作品更加民间和浪漫。电影《姐姐,你敢向前走》一集迅速传播开来,成为一个时代的生动记忆。

改编电影《红高粱》使叙述更加流畅,人物性格更加鲜明。强烈的民族风格、自由奔放的生命力和高度的爱国热情结合在一起,制作了电影《红高粱》。1987年,电影《红高粱》拍摄并上映,迅速感动了亿万观众,获得了第八届中国金鸡奖最佳剧情片奖。1988年2月,《红高粱》在联邦德国上映,并在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金熊奖。这也是中国第一部在外国电影节上获奖的作品。电影《红高粱》的巨大成功反过来又扩大了小说《红高粱》文本的影响力,也使年轻作家莫言和年轻导演张艺谋开始了他们进军国际舞台的“野心”。

周迅在电视剧《红高粱》的剧照中扮演戴凤莲

《红高粱》以自由不羁的想象力、无拘无束的语言和奇异新奇的感觉,创造了莫言小说辉煌壮丽的世界。

《红高粱》及其后续系列作品《高粱酒》、《狗路》、《奇怪的死亡》和《高粱葬礼》使莫言的《高密东北乡》成为抗日战争的传奇故事。《红高粱》的爆发不仅使莫言在中国文坛成名,也使世界文坛的翻译家更加关注他的作品。后来出版的《红高粱》和《红高粱家族》被翻译成日语、法语、西班牙语、英语、希伯来语、挪威语、瑞典语、越南语、韩语和其他语言。2001年,《红高粱家族》还被《今日世界文学》杂志评为过去75年世界40部优秀作品之一,这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小说。

继《红高粱》之后,莫言的创作道路越来越稳健。然而,莫言也是一个不容易满足的作家。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在寻求新的变化。他先后创作了《酒国》、《檀香刑》、《生死疲劳》、《青蛙》等小说,并不断攀升到更高的文学殿堂。

2001年,鉴于莫言在文学创作方面的突出成就,中国作家协会决定授予莫言“穆峰文学奖和军事文学创作奖”。获奖感言如下:“莫言在过去的20年里,以其连续而充满活力的文学创作在国内外赢得了广泛的声誉。尽管他曾经在创新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但他仍然是新时期以来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作家之一。他80年代中期创作的《红高粱》系列家族小说对新时期军事文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而积极的影响《红高粱》以自由不羁的想象力、无拘无束的语言和奇异新奇的感觉,创造了莫言小说辉煌壮丽的世界。他用精神来激活历史,改写战争,宣传生命的力量,弘扬民族精神,这直接影响了一批像他这样没有战争经历的年轻军事小说家,他们写出了自己的“心中的战争”,使当代战争小说焕然一新。

2012年10月,莫言凭借《红高粱家族》和《檀香刑》等作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声誉,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说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和当代社会相结合”,这确实名副其实。

黄金城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投注 中国一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