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芽江新闻 教育 > 都2019年了,美术学院的人体写生课还需要争议吗
都2019年了,美术学院的人体写生课还需要争议吗
9月17日,#美术院校示范人体写生引争议#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针对大学美术系开设人体裸体模特写生的课程,中国一个多世纪以前就曾有过争议。自此,中国美术院校的教室首次出现了女性裸体模特的身影。在1965
2019-12-02 16:07:36
点击次数: 4258
字号:

9月17日,微博上发布了“艺术院校人体素描展示引发争议”的话题。原因是网民@ Art Story上传了一组大学课堂人体素描教学的图片。在评论区,除了表扬四川美术学院的庞茂坤院长亲自授课外,还引发了大学美术课“是否裸画”的争议。一些网民质疑“你不能在大学课堂上教好东西”,而另一些人补充说,他们学校的艺术系取消了人体素描课,因为一些家长和学生反对,其他系的老师也阻止了。

一个多世纪前,中国就大学美术系开设的裸体模特素描课程发生了争议。1914年,画家刘海粟首次邀请男性裸体模特进入上海美术学院工作室。1920年,刘海粟更进一步,雇佣女模特陈晓军进入大学教室。从那以后,中国艺术院校的教室里第一次出现了女性裸体模特。关于裸体模特进入艺术工作室的争议从一开始就没有消失。1965年,当时的文艺界也提出了禁止美术部门提供人体模型来写生的想法,但是经过领导的决定,这门课还是保留了下来。

事实上,即使在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其新潮理念而闻名,在这个问题上也不乏争议。今天,怀疑和争议不能完全消失,因为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将永远是多元的。那些反对人体素描课程的人不一定是封建迂腐的,那些同意人体素描课程的人不能说是先进和开放的。真正的问题不是是否有任何争议,而是这种争议是否有必要。

在一个有8亿网民的在线舆论论坛上,不可能就任何问题达成共识。总有一些人持反对意见或保留意见。美术学院提供人体素描课程,像所有其他的东西一样,这是不容置疑的。毕竟,在一个性道德相对严格的社会里,不难预见公开展示裸体所引起的争议。此外,网民自然是一个喜欢和别人争吵的群体。不要试图说服每个人。这是事实。

当然,应该考虑到人们的反对意见,但人体素描本质上是美术领域的一门专业课程,属于美术范畴。既然这是一个专业问题,就应该由专业人士来决定。就像如何设计火箭,如何安装汽车发动机和专业问题一样,外行人不应该参与。

当然,人体素描看起来与设计火箭和制造汽车有很大不同,因为评论人体素描的门槛很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资格讨论,而外人通常无法参与评论诸如制造飞机、火箭和汽车之类的事情。因此,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很多参与讨论的人,无论是反对者还是支持者,其实都不是艺术领域的专业人士,他们的发言也不是基于专业本身。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教师和学生应该决定一所大学是否可以开设人体素描课程。父母和观众当然可以说话,但是要理解他们并不真正理解这个领域,他们必须谨慎和谨慎地评论。从专业人士的角度来看,一方面,我们应该敢于捍卫专业门槛,不受外界声音的影响;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通过大众媒体、讲座和论坛普及美育。事实上,这不仅是为了普及专业知识,也是为了提高民族审美能力。

硬汉演员在被发现作弊后拒绝剪辑8750万部电影?请访问“中国国际信息中心”的官方微信,搜索更多信息

吉林快3 澳门永利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